工業級無人機“大航海時代”已經來臨?
發布時間:2018-03-12 14:41:00
關鍵詞:無人機

工業級無人機“大航海時代”已經來臨?


  自從消費級無人機市場有所謂“紅海”一說以來,工業級會是下一個“藍海”的論調就在無人機領域不斷涌現。然而,即便是“藍海”的工業級領域,創投資本也已經沒有“元年”時期的搶灘積極性,反倒成了作壁上觀者,很多工業級領域的從業者,也因為融資難以及暫時無法精準定位而苦惱。


  工業級無人機,按照其應用,用北航無人駕駛飛行器設計研究所工程師楊炯的觀點,可以分為五個主要的領域:植保、運輸、測繪、巡視(警用安防、電力巡線、石油管線、電信巡航、森林防火……)、中繼。


  在技術還不夠成熟、市場還需要培養、甚至用戶還需要教育的工業級市場,到底哪些領域會有著光明的前景?工業無人機的“大航海時代”真的來了嗎?


  植保行業“很有可能領先世界”


  提到無人機工業級應用,植保自然是重點之一。畢竟,截至2016年6月,我國生產專業級的300余家無人機公司里,就有200多家植保無人機廠商,這樣的規模已經足以說明該領域的火熱。


  毫無疑問,這個領域有著眾多的掘金者,但因為“互聯網思維”肆掠,真正賺錢的不多,甚至不乏貼錢做植保的公司。這種“熱鬧場景”,用安陽全豐總經理周國強的話說,就是眼球秀很多,比拼的領域,包括RTK、大數據、斷點返航、全自主等。


  盡管植保行業因為無人機廠商“扎堆”,且黃金期因為互聯網思維已經被打亂,被業內人士已認為該行業算不上好行業,但好在國家已經意識到這個行業的重要性,且已經開始了實際的補貼試點行動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信號。現在,有了國家補貼的保駕護航,楊炯說植保行業甚至會成為中國領先世界的行業。盡管目前還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,但確實也有很好的現象,比如,正在開始形成比較體系化的以植保無人機為中心的行業分工,具體說就是“做飛機的專門做飛機,做大數據的專門做大數據,做農藥的專門做農藥”,甚至在什么時候應該對應什么樣的農藥,以及殺滅什么樣的害蟲這樣的情況也在形成專業部門。這樣一來,植保就將更加專業化,相關工作由專門的公司來做,而不是一個公司做,這種專業化,將來還會擴展到地圖數據等方面。并且,無人機行也在不斷跟其他行業相結合,這也意味著,不管什么時候去噴藥,或者去噴什么藥,都將不會是無人機廠家說了算,而是由專業的人說了算,這無疑是一個很好的現象。這樣的行業分工和專業化潛力極大,“而且未來的方向是全部自動化”,楊炯說,不管撒農藥還是授粉,看長勢,評估蟲害,查看水土資源變化,未來都將交給無人機去做。關于這個領域的產值,在他看來是國家級的,不可評估。


  周國強在此前接受采訪時也表示,植保市場未來將形成一般服務商和品牌服務商之爭,所謂的品牌服務商,就是以植保結果為導向,進行專業化的植保設計,簡單地說,就是什么時間利用什么藥,圍繞如何實現增產,做更加標準化和系統化的服務。


  運輸物流與測繪領域與政策導向關系密切


  在運輸領域,隨著順豐、京東、優偉斯、帆美以及各個物流電商企業的紛紛入局,物流無人機在2017年開始爆發。


  不過,從目前的政策看,楊炯認為這個行業還起不來,因為物流無人機嚴重依賴未來中國的低空管理政策。無人機在運輸領域的應用想要起來,必須由國家開放低空,或者是特批,只此兩條路。“特批就是指無人機在指定的幾條航路可以運輸。”在他看來,物流無人機方向是正確的,值得被看好,但“物流要搞起來需要國家政策,有了政策就會很快,因為中國的剛需是在那擺著的。”


  而對于測繪領域,在他看來行業前景也比較確定,那就是跟國家政策互動明顯。這意味著,一旦國家政策導向偏向于無人機測繪,這個行業就會火,如果國家政策傾向于用衛星,那么這個行業就可能前景渺茫。因為測繪的數據具有一定的敏感性,測繪行業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是一個半政策性的行業,有政策成本在內。他還表示,測繪的技術現在面臨著一場大的革新,那就是傾斜攝影,這足以讓所有的測繪行業馬上就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、廠家也都將面臨大洗牌的局面。“這將是在寒冬情況下的一場洗牌,結果將會非常的痛苦,很可能有些企業會面臨很殘酷的結局。”


  不過,從目前的情勢看,測繪行業也確實有著可以預期的需求。2017年10月16日國務院發布《關于開展第三次全國土地調查的通知》,根據通知要求,第三次國土調查從2017年第四季度開展準備工作,于2018年1月到2019年6月組織開展調查和數據庫建設,到2019年下半年,將完成調查成果、數據更新、成果匯交,匯總成為第三次全國土地調查基本數據,到2020年,則將匯總全國土地調查數據,形成調查數據庫及管理系統,完成調查工作驗收、成果發布等。這個歷時幾年的調查,對象是我國陸地國土,涉及土地利用現狀及變化情況,土地權屬及變化情況,土地條件等狀況。在廈門天源歐瑞科技有限公司CEO譚戎看來,該通知的出爐對于無人機測繪行業無疑將會是一個絕好的機會,因為第三次國土普查對于測繪無人機的需求會很大,所以也必將在測繪行業掀起一股熱潮。


  巡視還在“原地踏步”中繼更像“雞肋”


  在巡視領域,不管是警用安防、電力巡線、石油管線,還是電信巡航、森林防火……譚戎覺得電力和警用都開始有了點苗頭,但還說不上大面積應用。之所以還沒有大面積用起來,主要在于行業還不接受,這種不接受,或因為產品太昂貴不敢隨便用,或者產品成熟度不夠,與行業結合不夠、性能還沒有辦法達到精度要求。這樣的現實也令不少警用安防等巡視領域的從業者感到迷茫,包括在確定公司產品的方向時,不太拿得定主意,無法找到合適的發力點。


  基于目前的情況,包括電力、公安、防火這些方面的應用,在楊炯看來還會是原來的老路子:參加招標、應標,答應客戶的服務,給客戶供飛機。“這個行業看不到變化,還剛處于對無人機的開啟階段,客戶需要教育。”


  至于中繼領域,楊炯直言需求實在太少,以至于基本上不能稱之為一個行業。在2018年,這個領域依然是賺錢不易,甚至“茍延殘喘”的可能性更大。由于中繼飛機一般只在特殊情況下出現,楊炯覺得它未來的走向應該是,行業內部的公司自己做中繼無人機,比如說中移動搞點類似的中繼設備,在他看來,如果有一個公司專門做中繼飛機,來賣給移動運營商,至少從需求層次上,不會有什么市場,也就很難盈利。但移動運營商自己做,哪里出現緊急情況就可以自己用,事實上,它們確實也都在做相關的中繼無人機。


  筆者咨詢不少業內人士了解到,有關中繼無人機,無論是系留還是其他通信類,在目前看來,更多的其實是比較“雞肋”的形象。誠然,在地震、泥石流、洪水爆發、雪災,或電力中斷等特殊情況下,理論上可以搭載各種通信載荷、24小時懸停的系留無人機的升空,可以一定程度上起到應急通訊保障的作用,從而減少災害所造成的損失。但鑒于系留無人機價格昂貴,且性能還不夠完善,其市場需求并不強烈,而且,在業內人士看來,系留無人機也沒有達到“非它不可”的地步,其市場起步晚,潛力有待開發。這一結論同樣適用于包括Facebook的太陽能無人機以及西工大研發的“太陽能WIFI無人機”,Goolge最終放棄用高空無人機提供互聯網的嘗試,就是其較為“實用主義”的表現。
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開始,很多學校,尤其是專職學校以及大學已經開始有無人機專業,正式培養無人機專業方向的學生,原有的中小學的教育需求里,有關航模、無人機的也都存在,且越來越熱。種種跡象表明,因為有各類應用場景的需要,對人的需求開始出現 ,相關的也就需要很多器材、設備、教材、老師等,楊炯說,有關無人機的教育,“已經成為一個獨立的市場。”



稿件來源: 宇辰網
相關閱讀:
發布
驗證碼:
凤凰彩票在线网址_凤凰彩票最新网址_凤凰彩票官方网址 杏彩在线网址_杏彩最新网址_杏彩官方网址 明升在线网址_明升最新网址_明升官方网址